文章转发自芬兰微报微信公众号

消毒洗手液出现短暂缺货

据药店和零售商称,过去几周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每日头条新闻促进了芬兰的洗手液销量增加。例如,药房连锁店Yliopiston Apteekki报道,过去一周对液体消毒剂的需求急剧上升。消毒剂产品的销售在零售商K集团经营的商店也很活跃。然而,据公司称,消毒剂短缺似乎并不迫在眉睫,因为有更多的消毒剂在储存中。零售合作公司S-Group的产品经理Anu Hammarén说,消毒剂产品的销售额在过去一周翻了三倍。“由于[销售]的原因,商店货架上可能存在一些短缺。库存仍然有很多,更多的产品将被送到商店,”Hammarén说。上周五有报道称,拉普兰区的一名游客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到周一晚上为止这仍是芬兰唯一已知的病例。芬兰国家卫生福利研究所(THL)建议人们保护自己和他人免受细菌和病毒侵害的最佳方法是保持良好的手部卫生,并适当地屏蔽咳嗽和打喷嚏。THL说,人们应该定期用肥皂和水洗手,并根据需要使用含酒精的洗手液。Source: https://yle.fi/uutiset/11190776

法院裁定员工的工作时间不能因竞争力协议而延长

芬兰西南部的一个地方法院在裁定一名工人在关于额外延长工作时间的争端中,决定站在该工人一方。这场争端起源于四年前政府所谓的竞争力协议。2016年,Juha Sipilä的中右翼政府与劳动力市场领袖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工人的年工作时间延长了24小时。然而,星期一,西南地区法院裁定,合同中每周的工作时间不能因此协议延长。该协议的目的是通过降低劳动力成本使企业更具竞争力。竞争力条款随后被写入各部门的集体协议。在去年11月的一个类似案件中,西部Uusimaa新区地区法院还裁定,《竞争力协议》不能作为延长工人雇佣合同中每周工作时间的依据。Source: https://yle.fi/uutiset/11190633

挪威航空开始向乘客收取客舱行李费

挪威航空最近宣布了一项新的手提行李收费政策。从1月23日起,顾客只能免费携带一个可以放在前面座位下的包。如果旅客想带额外的行李,必须在出发前支付额外费用,或者在预订时选择不同的机票类型。为了回应新的政策,该航空公司增加了座椅下包的尺寸,将托运行李的重量从20公斤增加到23公斤,并将弹性票和特价票的手提行李总重量分别增加到10公斤和15公斤。1月23日之前预订的机票将不受这项新政策的影响。挪威航空辩称,推出这项新政策的原因是“确保挪威航空的旅客每个人都有一个平稳、舒适、准时起飞的航班”。然而,挪威航空公司的财务状况还远远不够好(该公司在2018年底亏损1.5亿欧元),航空公司的偿付能力可能面临风险。这项新的手提行李政策可能是增加其收入的另一个机会,但也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过去,提供免费手提行李对挪威航空来说是一种比其他廉价航企更具竞争力的优势。Source: https://www.foreigner.fi/articulo/tourism/norwegian-implements-additional-cost-for-hand-luggage/20200203165915004175.html

芬兰人党议员因与中国企业的关系面临审查

周二,议会委员会主席、民粹主义者芬兰人党的Mika Niikko将面临与一家中国投资企业关系的听证会,而他以官方身份从这家企业获得了利益。Yle的调查新闻节目MOT去年报道了这些关系。今年1月,时事杂志Suomen Kuvalehti报道称,Niikko曾试图隐瞒他对中有科技公司RealmaxG roup的投资。该杂志报道说,Niikko和另一位芬兰人党议员Ville Vähämäki与一位名叫Hang Si的中国人是创始合伙人,但这两位国会议员都没有报告他们的参与。它说,Niikko后来在一次议会活动上招待了公司官员,并由中方接待访问了中国,这些他都直到最近才报告。Niikko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而vähämäki拒绝置评。Source: https://yle.fi/uutiset/11191703

全国联盟党考虑与芬兰人党合作

上周六,当IL晚报公布一项民意调查时,芬兰的政治局势有点震动,调查显示82%的保守的国家联盟党(NCP)官员和政治家会考虑与芬兰人党组建政府。国家联盟党赫尔辛基议员Wille Rydman在接受赫尔辛基日报采访时说,当[2017年]移民强硬派Jussi Halla-Aho成为芬兰人党领导时,该党不应该拒绝与他合作。当时总理Sipilä的决定导致了政府的垮台、芬兰人党的分裂以及国家联盟党议员转向支持由Sipilä领导的新政府。它还导致Halla-aho领导下的芬兰人党退出政府回到反对党,逐渐恢复了民意支持,使得该党目前在民调上领先。那么,中右组阁会发生什么呢?Rydman估计,如果当时政府仍然像之前那样,全国联盟党可能会赢得最近一次选举。他还表示,该党应利用自己的时间去做相反的事-修复与芬兰人党的关系,也许是为了新政府做准备。如果民调下次选举中被和目前一样,那么芬兰人党将承担组建政府的任务,他们最可能的合作伙伴将是全国联盟党。这种问题引起了全国联盟党支持者和反对者的许多的公开辩论。NCP领导人Petteri Orpo为曾经拒绝Halla-aho在政府中占据一席之地的决定进行了辩护,其他议员对此持开放态度,而赫尔辛基市长Jan Vapaavuori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表示,双方在人权、气候变化和欧盟方面的分歧太大,无法考虑合作。赫尔辛基日报周二调查了这一问题,根据国会议员对选举计算机问题的回答,绘制出各党派在不同问题上的立场。两党在以下问题上立场最为接近,如反对养老金领取者的财富被用于资助老年护理,经济无法维持太过广泛的福利制度,议会应批准一个新的核电站。他们在欧盟、北约以及多元文化主义是否给芬兰带来好处等问题上立场差异最大。Source: https://yle.fi/uutiset/11191265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