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发表于赫尔辛基时报,转自芬兰微报微信公众号的翻译

就在几周前,芬兰总理Sanna Marin在社会事务和卫生部长Aino-Kaisa Pekonen、家庭事务和社会服务部长Krista Kiuru,而财政部长Katri Kulmuni的陪同下,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芬兰没有流行病,也不需要做太多工作。当时,全国只有两例Covid-19确诊病例。本周四,同样的部长们再次以同样的顺序走了进来,宣布现在芬兰的流行病已经无法阻止,工作目标转为减缓疫情的进展。全国目前已确诊240多例,而且这个数字可能明显的低于实际情况,因为测试标准在芬兰已收紧!
政府宣布的混乱、软弱和不充分的措施,缺乏在当前形势下所需要的果断决定。总理和其他部长只是简单地宣读了他们的公务员的建议,就像一个秘书或公关官员在念新闻稿却完全不理解上面写的是什么。公告中几乎没有她们自己的决定,行动的责任被转给了地方当局、学校、雇主和普通人。总理和她的政府更怕出格,尽最大努力“按部就班”,而不是抓住不寻常的形势,采取积极主动的措施,避免其他国家出现的严峻局面。领导人不是总结下属的话,而是根据他们给你的信息采取勇敢的行动。政府糟糕的领导和表现在社交媒体上激发了很多的梗,其中包括喜剧《是的部长》的视频片段,演员们解释了“啥都不做”的不同阶段。
政府提出的一些“建议”甚至是彻头彻尾的有害和毫无根据的。例如,总理宣布,任何人要接受新冠病毒检测,都必须由全科医生在咨询传染病专家后给予许可。全国只有大约100名传染病顾问,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都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全科医生也一样。谁应该接受检测的标准如此简单,以至于连护士都有能力判断。让两类医生从繁忙日程中抽出时间做每一个检测决定是荒谬的。芬兰以保守的态度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如果问题是缺少检测盒,那么政府在一月份就应该想到,那么现在它应该必须非常迅速地解决。
对任何疑似病例进行检测已证明对抗击疫情至关重要。在韩国,因为对患者的密集检测和监测,新病例的增长放缓,第一次开始出现病例数量下降的情况。当局在全国各地建立了数百个实验室,任何有症状的人都可以通过不下车系统进行检测。喉咙取样只需要几秒钟,几小时后就可以得出结果了。中国也利用大规模检测来控制这种疾病。南希•佩洛西在宣布美国计划采取的措施时,解释了该战略的基础:“检测、检测和检测”。
Marin政府发出的另一个令人困惑和不合逻辑的指示是,所有500人以下的集会都可以举行。当记者问这个数字是基于什么依据时,总理给出了一个很长的答案,但总结起来只有两个字:“直觉”。政府采取的一项行动是用两种官方语言向每个家庭发送一封慢的像蜗牛的信。这基本上是一种无用的措施,并且浪费金钱,因为形势和信息变化很快,人们正在关注这个话题上的每一个新闻。大多数人们都意识到事态的变化,某些人在缺乏明确和果断领导的情况下开始采取自己的措施。另一方面,如果人们想打电话得到检测或需要咨询,只有一个电话热线。正如许多人在网上指出的那样,这个号码的排队时间很长,可能需要一个小时才能接通。
如果芬兰是第一个受到疫情影响的国家,没有其他国家的经验和模式,芬兰政府采取的“观望”战略是可以理解的,但当我们看到中国、伊朗、意大利、西班牙和许多其他国家的局势时,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愚蠢、不负责任和致命的政策。此外,芬兰新感染病例的发展轨迹看起来比其他北欧国家更糟。在第一例确诊后的第10天,芬兰的确诊病例比瑞典和挪威的第10天多50%。我们知道接下来会如何发展,那么还在等什么?

芬兰与瑞典和挪威病例轨迹的比较

(图片来自赫尔辛基时报)

在一封由160多名意大利和国际科学家和学者签署的意大利致国际社会的公开信中,作者敦促其他国家尽早采取行动。作者警告说:“作为科学界的一员,这呼吁你敦促你的政府立即采取行动,积极阻止病毒的传播。”在大多数欧盟国家,你有足够的时间进行类似中国或韩国的封锁,以迅速减缓和阻止危机蔓延,比起意大利现在需要的努力和成本要少得多。如果意大利在10天前–差不多就是你们现在的情况–就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那么死亡人数和经济损失就会少得多。”如今,意大利最富有的省份伦巴第,拥有发达的医疗保健体系,正屈膝而下,被流行病的速度所淹没。医院严重过载,手术室被转为重症监护室。
现在可以而且应该果断地做很多事情。回顾性研究表明,在西班牙流感流行期间,那些较早实施诸如关闭学校、禁止公众集会和隔离检疫等干预措施并延长这些措施实施时间的国家,有效的延误了死亡率高峰的到来,总的来说有较低的峰值死亡率和较低的死亡率。这些好处是显著的。我们都知道这种病毒会来到芬兰,为什么政府和卫生当局不在这种病毒登陆芬兰之前采取果断措施来阻止它呢?令人惊讶的是,尽管有明确的迹象和明显的例子表明这种疾病是如何传播的,但芬兰几乎没有做好应对传播以及随之而来的情况的准备。现在很明显,Covid-19病例呈指数增长。每个感染者平均把病毒传染给两个人。有许多措施可以而且应该立即采取——即使在没有封锁的情况下——以改变芬兰流行病的发展轨迹。
下面是一些例子:除贸易和货物外,应尽可能关闭边境,并对所有入境者实行隔离。最重要的是要把输入病例降到零。隔离每一个入境的人。对所有有症状甚至不符合标准的人进行检测。检测的重要性怎么强调也不过分。大多数人不会没有依据的要求检测。阴性的结果和阳性的结果一样重要。把非应征入伍的士兵送回家。军营传统上是最容易传播冠状病毒等流行病的地方之一。士兵生活、睡眠的场所容易产生密切接触。不幸的是,已经有首名士兵被感染,但还不算太晚。马上送他们回家!如果需要的话,你可以随时把他们召回来。关闭学校,并建议取消所有非必要的公众集会。把集会限制在500人或100人都是错误的。再一次,当我们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时,没有理由等待。学校是传染病传播的主要枢纽。研究表明,越早采取这种措施,效果越好。对于父母必须上班的家庭,可以作出特别安排。让公共交通免费,鼓励和促进无现金支付。把钱换成车票或和司机接触是病毒传播的潜在风险,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在任何其他交易中找回钞票和硬币。让所有能在家工作的人都在家工作。并非所有的工作都可以远程完成,但许多工作可以远程完成。即使减少接触到最低限度也是有益的。定期对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进行消毒,夜间可用紫外线灯对较大的场所进行消毒,这样比较省力。让人们了解情况。任何人都不应该等一个小时才能与专用电话号码取得联系。帮助隔离老年人和慢性病患者,并为他们安排日用杂货或食品。重症患者最常见于老年人和慢性病患者。通过让这些群体,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机构里,与公众的互动最少,我们可以大大降低感染的风险。这一点极为重要,因为这一群体将给卫生保健系统带来负担,而且死亡率最高。至少,但不是最后一次,为中小型企业准备一笔可观的财政援助,它们将受到客户减少和因疫情关闭的严重打击。
在新型冠状病毒流行病期间,芬兰可能是世界上(防疫)最好的地方之一。人口密度是最低之一,人与人之间有着天然的距离,公民大多受过良好的教育,服从和信任当局。然而,软弱、迷茫和缺乏远见的领导层可能会抹去所有这些优势。Alexis Kouros医学博士赫尔辛基时报主编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医生

[Source]: https://www.helsinkitimes.fi/columns/columns/viewpoint/17439-fight-against-coronavirus-in-finland-hampered-by-lack-of-leadership.html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