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真事。

我在芬兰华人群里,给2岁3个月的儿子小觉,发征友广告:

(因为这个小广告,结交Nettie。二宝妈。华人家庭移民二代,12岁随父母移民芬兰。身上自带芬兰生活和教育的影子)

一句话:找一个同龄中国孩子,玩耍互动中说中文(文末有彩蛋)。

先说说我怎么起心动念的。2019年1月8日,我们全家结束这次西班牙和葡萄牙近一个月的旅行。我穿梭在这两个国家的所有博物馆、艺术馆里,总会遇到学校老师带着学生,来接受博物馆教育。孩子与自己国家的文化艺术瑰宝,直接面对面。再看芬兰,有博物馆的地方,就有儿童区。

我最大的感慨是:做不好文化认同、身份认同的国家,做不好教育。

论文化底蕴,西班牙这样的国家远远浓于芬兰。但论全国基础教育质量,几乎没几个国家能赶超芬兰。这背后是一百多年来,芬兰完成了“民族文化和身份认同”,这是教育的“建基”。而西班牙虽然历史底子厚,但近二战、内战给这个国家的文化认同带来创伤,更重要的是没好好去愈合。类似中国。

这事这么重要?太重要了。往小里说,它关乎一个人的身份认同和幸福感。往大里说,它关乎整个民族的文化自信。

这两个维度,你套在芬兰人身上都成立。2018年芬兰被联合国《全球幸福指数报告》,评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底色就是芬兰人对自己文化和国家的认同。

再看,它的教育。很多人问我芬兰人是怎样达成“信任”这一共识。追根溯源,你会发现,这个“根”在二战后。在那时,芬兰完成自己的“建基”——经历战争的摧残,全体国民处于同一起点上,同胞之间只有彼此信任、合作,才能用自己的双手建设自己的“社会主义”。不像今天中国,高速运转的经济和资本,很容易把人差别化对待,产生不信任。再加上体制问题、公共服务、教育乱象等等,建“文化认同”的基会更难。

回到主题,我为啥希望孩子说中文?

移民一代和二代

答案是,有中国人这层身份认同。这一点对新移民尤为重要。我和先生都是因留学芬兰,学教育,留下来。在芬兰怀孩子、生孩子、养孩子。过去4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俩融入得很好。原因无非有三:

一文化层面。芬兰社会文化里对弱势群体的关照,他们能体会到那种活在他人文化里的感觉。这跟芬兰历史有关。芬兰人600年活在瑞典统治下,100年附属于沙俄。自独立起,过去一百年的时间,芬兰人一直在重塑自己的文化认同和身份认同。这一点,在他们骨子里。

二移民政策层面。芬兰移民融入机制,帮助我们更好融入这里的生活。很多移民接受过免费的芬兰语课程、实习、工作培训。政府负担所有费用。

三社交圈层面。我们俩在大学、在于韦斯屈莱这个小城市(现在搬到赫尔辛基,我再一次要重塑自己的身份),遇到的大多是很友善的芬兰人和华人前辈。他们带我们玩。

我们所代表的,是第一类移民群体——成人后出国,夫妻双方都是中国人。所以在身份认同上,当然是中国人。还有第二类,跨国婚姻,夫妻一方是中国人,一方是芬兰人/他国人。

这两类群体的移民二代,对中文学习和华人文化认同的需求,不一样。

华人家庭的移民二代。生于斯、长于此,说着芬兰语,小时候也许他会自我认为是芬兰人。一段时间内没问题。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自我的认识也会变。芬兰人看他的黄皮肤,会认为他是亚洲人/中国人。到时,一个被指认(这种种族区分是人性层面的。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化、移民政策做得再好,也消除不掉)是中国人的移民二代,却不会说中文。他怎么确认自己是谁?

真的到了这个处境,也不影响生活。毕竟芬兰是一个友好社会。照常吃饭、工作、社交完全没问题。但如果你认同,人活着不只吃饭穿衣,还想追求有意义的人生和价值,那他必然会追问“自己是谁”这个命题。而对自己身份的认同,很大程度上又影响着我们的幸福感。

跨国婚姻家庭的孩子情况好多了。我说的是中芬混血的孩子。这些孩子因父母一方是芬兰人,亲子关系自然让混血儿更容易确认自己是芬兰人。

你还愿意做中国人吗?

母语认同这个事,还要看这个家庭在芬兰生活多久了。因为对自我的认知和定位,会有变化和发展。

第一阶段,是想成为外国人、芬兰人。试图丢掉自己的原始身份。我接触到的,刚来3-5年以下或没孩子的,大多想过北欧生活,尽量远离中国人。甚至有人只想跟芬兰人玩,成为芬兰人。

这没错,可以更快速地融入芬兰生活。

也有坚守中国生活方式的。不过芬兰生活那一套,像一个旁观者。也可以自得其乐。

接下来再生活下去,就会有变化,这就到第二阶段:拥抱中国属性和芬兰属性两种身份。这类人会更自信。从内心对自己的母国文化有认同、有批判,对芬兰文化和生活也能理性接受。

做不到,就会“四不像”,既活不成中国人,又远离芬兰当地生活。这类人也容易最痛苦,哪一种生活都过得不精致。站在此岸望彼岸,两头不到岸。

这是移民一代的命。跟融入深浅无关,跟内心追问有关。它会作用在孩子身上。想成为芬兰人,最有效的方式是移民二代跟芬兰人结婚。这样第三代在身份认同上,会跟着芬兰爸爸/妈妈走。

到此,你就明白我为什么希望孩子会说中文。

解在这里

上面说了,移民一代有一代的命,三代有三代的出路。那移民二代的“解”在哪里?

知道很多家长有这个需求。很多国人又想做“专家”,自以为手握良方,到处宣讲。芬兰最近就刮来一股“学国学,读经教育”风,从北京吹过来。

不事先调查在芬儿童中文底子(了解儿童、尊重儿童再开展教育,这是好教育的根本),硬要讲述读经教育如何如何好,以此为本。这种本末倒置行为,反而引起一些家长跟风。我觉得可悲。

在话悲凉之前,我有几个声明。

第一,我不反对学国学。在一定尺度内可以。我自己是学中文出身,又当过小学老师,阅读诗词和传统经典,确实让我更了解中文之美、我们怎么被文化所化。受益良多。

第二,我不反对对外汉语教职这一行当。在西班牙旅行时,我甚至专程跑去巴塞罗那的孔子学院,去看他们怎么给当地华人孩子开展中文教育(在感谢于晓洁老师向我详细介绍)。

但我们要看清,对外汉语教师的职责和工作,本质是宣传中国文字和文化。他不关注你,我说的是你,想把孩子培养成什么样的人。不是国别意义上的人,而是另一个维度:我们要培养顺从的孩子(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孔子思想,核心是人如何治理人,他讲顺从关系),还是有质疑和科学精神的孩子。这是决定你选择的根源。

第三,我也不是反对让孩子接受“读经教育”的家长。芬兰这个地方,国小人少,华人家庭对孩子中文教育的需求,尤其是高质量的,很难得到满足。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汉子却不识几个,家长难免会眉毛鼻子一起抓。这种情感,我懂。

那为什么说悲凉?因为它离“好教育”、“好的语言教育”,还很远。

继续追问下去,对移民二代“好的中文教育”,应该在哪里?我告诉你,不在外面,在你家里。家庭内部自有中文之光。这是由语言学习的三个本质决定的——

一语言是交流的工具。孩子需要在互动场景下的交流能力,你经常与孩子对话、聊天,这本身就是给他的语言输入。尤其是跨国婚姻家庭,华人爸爸或妈妈,一定要坚持对孩子说中文,另一方说芬兰文。以此巩固他的双重身份认同。

我经常接触芬兰幼儿园老师,他们一再跟我强调,在家里要多跟孩子说中文。只有母语学好了,底层思维能力建构起来,才能更好学习其他语言。

芬兰小学对芬兰孩子的语言学习,也是一样的策略。一定是母语优先,再学第二语言。当你看到芬兰小学生课程设置,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他们在三年级的时候,才开始学习英语(新大纲下,部分地方提前到二年级学英语)。

二语言的社会性。要求语言的学习和教学不能脱离情境,强调在不同情境下进行语言学习。也因为语言的社会性,互动的学习方式被赋予了极其重要的地位。

这个时候,你需要从家庭走出来,带孩子参与不同社会活动。在当下的那个“场景”,跟他用中文讲这些。此时,孩子也需要玩伴,相互说中文(文末有芬兰亲子交友群,欢迎你入群)。

又因为生活在芬兰,这个社会性一定要跟芬兰生活息息相关。这一点是对移民二代读“国学”的致命一击。只有跟自己的生活相关,才能在身体里生长。孩子的芬兰同学都在看芬兰绘本,你让他抱着《弟子规》读,没用。还不如看看在芬华人张蕾翻译的芬兰绘本《逃离幼儿园》。


三语言的人文性。学好一门语言,能更好帮助我们理解一国文学和文化。这也是汉语学习的终极意义——文化认同和身份认同。这是更高层次的要求。孩子还小的家庭,家长不要急于追求这个层次。能培养和保持孩子对中文学习的兴趣,不厌恶,暂时就可以。

写在最后

作为妈妈,我也是从零开始学育儿。没有谁比谁厉害。这条路上我需要陪伴的力量,共同成长。在北欧寒冷大地,一起点燃内心的光。

而作为教育者,我希望遇到愿意探讨问题的父母。听到不一样声音时,能够有理有据地回应。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也尝试去理解他人。

所以,入群规则先说清。并不是入群就能成为朋友,要“臭味相投”,请谨慎。如果你不在芬兰、不互动、没孩子,会被请走。

如果你认同,一起。

彩蛋来了

我和小觉。
没有高大上,只有真实的生活。


分类: 教育芬兰吧

芬兰教育钱文丹

这里是芬兰教育智库。作者钱文丹(微信号EdutankFinland),第一位从中国教师视角介绍芬兰教育的教育者。上海师范大学文艺学及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教育学,双硕士。《上海教育》杂志专栏作者,学习芬兰教育致力于提升中国教师培训。更多芬兰教育的原创内容,请关注其微信公众号:芬兰吧(ID:FinnishEd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